首页>学术活动>学术论坛
  • 分享到:
  • 返回

洪修平、杨维中教授与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师生座谈

发布时间:2018-04-08

2018年4月3日晚,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南京大学哲学系洪修平教授与同属该系的杨维中教授一起莅临西北大学,与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师生围绕多个学术问题举行了座谈会。

图片35.png

(座谈会现场)

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院长李利安教授作为此次座谈会的主持,介绍了到场的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师生及近年的主要学术成果,尤其是在菩萨信仰研究方面所取得的重要成果。洪修平教授肯定了西北大学李利安教授团队在佛教研究方面的学术特色与成就。他在发言中还特别强调,在当下中国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环境下,既要充分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国策,也要将佛教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来弘扬与传播。“佛教不仅是宗教,也是文化,现在应该重提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文化。”洪教授说,这是他近期思考的一个问题,并且就此专门写了学术文章。

图片36.png

(洪修平教授)

上世纪八十年代,赵朴初先生曾提出“佛教文化论”,让佛教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获得了充分发展,学界对佛教的研究也得以蓬勃展开。但“佛教文化论”也引发了一些争议,一些人认为“文化论”削弱了佛教的宗教性及其神圣性。今天,为何洪修平教授要再次提出“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文化”的观点?他称,如果仅仅说佛教是宗教,会导致佛教的传播与传承只能局限在范围很小的宗教界内,并且让很多佛教的文化传播乃至研究都带上了传教色彩,甚至广播电视都对佛教文化避之不及。今天,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倡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环境下,儒释道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主干,佛教文化需要大力弘扬,但佛教信仰人口仅占我国总人口很小一部分。所以,现在重提佛教既是宗教又是文化,是让“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佛教信仰的传承交给信仰群体,佛教文化传承则应该让14亿人共同传承,传承中华文化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只有让大家一起继承这份宝贵遗产,佛教才能发展。此外,洪教授认为,如果让大家觉得佛教只是宗教,说明佛教学者没有将佛教的文化资源展现出来,让大家产生了偏见。现在重提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文化,就是要让教界、学界、政界各司其职,不互相越位,各尽本分,共同努力,从而利于中华文化的整体传承。

“宗教与文化是佛教的两重性,重提佛教既是宗教也是文化,这也是将未来中国佛教发展的两个向度。”洪修平教授总结道。

图片37.png

(李利安教授)

李利安教授认为,赵朴初先生当年的“佛教文化论”站位很高,让佛教获得了新的发展,今天,洪修平教授再次强调佛教也是文化的观点在这个新的时代同样具有战略眼光,对未来我国佛教与社会的关系、僧俗关系等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图片38.png

(杨维中教授)

杨维中教授在座谈中对西北大学在菩萨信仰研究方面取得的成绩表示肯定,同时也为陕西佛教学术研究建言献策,他建议西北大学在佛教信息研究取得重要成果之后,还可进一步拓展研究领域,尤其是可以考虑向地方性佛教研究方面发展,尽快完成《长安佛教史》多卷本的撰写,这是陕西佛教学术界数代人未竟的事业,目前陕西佛教学术研究人才济济,仅西北大学就有十位左右专职从事佛教研究的学者,总体上看,西安的佛教研究队伍并不比南京等地弱,他建议李教授联合陕西佛教学术界相关力量,合力完成《长安佛教史》这一巨大工程。此外,他还建议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应该肩负起《玄奘全集》精校版的任务,虽然这一工程难度很大,但学术意义更为重大,李利安教授有责任承担这一学术使命。

在提问环节,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讲师李永斌博士向杨维中教授问及当今中国佛教宗派研究最新进展时,杨维中教授称,虽然学术界有学者认为佛教宗派的概念不够准确,比如一些学者认为唐代没有宗派的概念,玄奘并没有开宗立派的意愿等。宗派是以西方基督教教派和儒家宗族观念反推到唐代佛教而形成,从而有了佛教宗派之说,这样有没有道理呢?事实上,唐代的僧人,因为传播条件限制,师徒之间普遍只能以少量经典世代相传,三四代僧人之后形成一个“一门深入”的传统。其他宗派的经典普通僧人并没有精力去读,只有高僧才会读到其他宗派经典,所以无意中,就形成一个半封闭的佛教发展系统。除了宗派,是否能创新一个更合适的词把它描述出来呢?如果把宗派这个概念消解了,怎么处理佛教史上的这种现象呢?学派发展到宗派,是历史的必然,就是古代僧人一门深入地学习,导致对自己祖师的学说非常深入的结果。所以,我们应该客观冷静地看待这一佛教史现象。

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博士后张少博讲师问及佛教中的”体用关系“,杨维中教授回答到,在西方哲学或者道家哲学中,体是存在之存在或者存在背后之存在,是稳固的存在物,而佛教哲学中,基本否认了体的存在。虽然大藏经中一些经典也谈到本体的概念,但那个体用并非我们今天讲的体用的体,今天我们所谈的体用对应下的体,在佛教里大部分时候不能当本体去理解。所以,要在佛教中找到和宋明理学中的体用对应的体用是很难的,即便找到的,则可能是在中国受儒道影响而发生了中国化之后的佛教教义,需要与佛教原本教义相区别。所以,这个问题很复杂。

玄奘研究院硕士武乙乔问到,佛教一直注重心的问题,但为何佛教传入中国后,在唐代之后心性说的发展才达到顶峰?洪修平教授回答,这涉及到中国佛学的精神。唐代佛教心性之学以禅宗为代表,但这已经不是印度佛教的心性,这种心性是把印度佛教中揉入了中国文化元素,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心性说,所以我们说,隋唐时期达到顶峰的中国佛教心性构建基本完成,达到最高层面,至少,是中国特色的佛教心性学是在唐代基本建立了起来。

针对哲学院一青年学者提出的佛教研究论文不好发表,得写其他学科论文才能应对职称评审的问题,洪修平教授以自己的亲身学术经历建议,研究中国佛教思想、佛教文献,应该要多了解佛教之外的文化,并且可以把它们结合起来,这不仅仅为了发文章,而是拓展自己的知识。比如研究佛教,离不开研究儒家文化,儒家、道家并不是我们主业之外的知识,而是更好地做好自己主业所必须掌握的知识,这样的话,一个学者的文章自然而然会有多种面相,学术都是触类旁通的,互相可以促进。

参加座谈的还有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王早娟副教授、白冰讲师,西北大学哲学系袁志伟讲师、西北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曹振明博士,以及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的部分同学。(文:狄蕊红、谢志斌)


(编辑:郭储)

上一篇:“西北地区宗教发展现状”座谈会在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举行

下一篇:“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