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
  • 分享到:
  • 返回

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参访团参访终南山南五台

发布时间:2019-03-25

2019年3月24日,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参访团在博士生姚腾的带领下进行为期一天的终南山南五台参访活动,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部分硕博士研究生及李利安教授指导的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硕士生慧观法师、演臻法师等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参访团于当日8时30分从学校出发,经过一小时左右的车程抵达终南山麓,而后进山。参访团一行沿着蜿蜒山路,拾级而上,于当日11时到达紫竹林。紫竹林是终南山最悠久的古刹之一,背靠五台主峰观音台,俯瞰长安大地,西临竹谷峪,东望灵应台。在姚腾博士的带领下,参访团一行拜访紫竹林住持宽印法师。宽印法师热情地招待参访团,姚腾代表参访团对宽印法师表示诚挚的感谢。宽印法师向参访团一行介绍紫竹林的历史沿革,据紫竹林现存的清光绪乙巳年《重修紫竹林碑记》,紫竹林原名大石头,自明以来称观音大寺。光绪二十三年重修时,更名为紫竹林至今。尔后,宽印法师还就观音信仰及其他佛教研究问题做了开示。

姚腾与宽印法师还就《南五台山圆光寺观音菩萨示迹之记》与参访团一行进行解读与探讨。姚腾提到,依据碑文记载,南五台是观音大士降伏毒龙现菩萨身所开的道场。隋文帝年间,南五台山中有条毒龙,变化成道人于京城卖药,称服用后可以得道升天,实则是使用妖术,将服药之人带回山洞里吞食。观音菩萨因此现身,在峰顶搭建草庐,用佛法降服毒龙,使人民免受其害。第二年六月十九圆寂。皇帝收骨起塔,御书牌额,锡号为观音台寺。至宋太平兴国三年夏,前后六次,现五色圆相,祥云等瑞。因改名为圆光寺。该碑文是由元代普明法师撰写,对研究南五台观音信仰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宽印法师对此提出自己的见解与建议,法师认为观音信仰研究应尽可能地参考其他宗教文化的内容,例如道教。中华文化历经沧桑传承至今,已经失去许多内容,而道教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研究观音信仰、研究佛教,可以借鉴和参考道教的内容。宽印法师还指出,作为研究者,应该多与相关人士交流沟通,多考察、多记录,才能写出好文章。参访团一行受益匪浅。

中午12时许,宽印法师邀请参访团一行在紫竹林共用午斋。午斋过后,宽印法师带领参访团观访藏于紫竹林的元代寺碑《南五台寺七俱胝佛母大准提菩萨》。

1.jpg

(宽印法师向参访团一行讲解碑文)

2.jpg

碑文载:“至元八年歲在辛未八月壬辰朔中秋日,京兆府銀行街居住,前咸陽終南縣令薛才洎,長男前直羅縣達魯花赤薛禮同,于終南山南五台寺,舍資財造七俱胝佛母大准提菩薩像。”碑上刻有净法界咒、护身咒、往生咒、准提咒等咒语,元初佛教密宗信仰炽盛,由此可见一斑。

离开紫竹林前,参访团一行与宽印法师合影留念。

3.jpg

(合影)

离开紫竹林,参访团继续上山。在姚腾带领下,参访团一行观访南五台之清凉、文珠、灵应、观音等峰台。通往峰台的山路崎岖多艰,用时许久才抵达峰顶。最高之峰台当属观音台,登临台顶,西览送灯台,东瞩翠华山,南望秦岭,北瞰秦川,长安城如棋如画,壮丽山河尽收眼底。唐代诗人王维《终南山》诗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便是终南山南五台胜景之生动写照。

4.jpg

(灵应殿)

5.jpg

(山脊)

值得一提的是坐落于观音台的南五台圆光寺。圆光寺俗称大寺、岱顶,在南五台最高峰,其岩高峻,其地平坦,为五台之首,与文殊、清凉(普贤)、灵应、摄身四台相通。观音台立有《观音台碑记》,圆光寺现今已不由僧人专门管理,只有游客穿梭其间。庙会期间尤其热闹。

6.jpg

(南五台圆光寺)

7.jpg

(《观音台碑记》)

参访四个峰台之后,参访团一行踏上归途。下山途中,姚腾还带领普陀山学院的慧观法师及演臻法师拜访圣寿寺。圣寿寺建造于隋代仁寿年间,至北宋太平兴国三年,岱顶六现圆光,敕额为"五台山圆光之寺",自此圣寿寺又改为观音台圆光寺下院。这样一座千年佛刹,历尽沧桑,经多次重修,至今仍有一定规模。寺院坐西向东,有山门三间,前殿三间,形成一个完整院落。大雄宝殿内供有弥勒佛、韦陀护法、伽蓝菩萨等。寺内大雄宝殿北侧矗立着隋代建造的圣寿寺塔,又称应身大士舍利塔,为中国年代较为久远的寺塔之一。结合此前在紫竹林与宽印法师探讨的碑文《南五台山圆光寺观音菩萨示迹之记》,沉寂的历史跃然眼前,加深我们对历史的认识与体会。

下午5时许,参访团一行启程返校。为期一天的、田野考察与学术探讨相结合的、历史与今事交相辉映的参访活动由此画上圆满的句号。(文:徐梅)


(编辑:屈倩)

 

上一篇: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荣获第二届中华文化玄奘奖之文化传播奖

下一篇:我院2016级博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预答辩顺利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