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
  • 分享到:
  • 返回

王昊副教授在西安鄠邑北乡迎祭城隍民俗活动开幕式上发言

发布时间:2019-11-13

编者按:西安市鄠邑区北乡迎祭城隍民俗活动是古老的大型民俗活动,2009年与2014年先后被列入省级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历史中按地缘形成了三个城隍社,在社内轮流祭祀着三个姓名不同的城隍神,关涉的村庄多达53个,很多是五六千人的古老大村,村落文化高度发达,分别是渭河南岸一带 19个村为一社,奉纪信为城隍,称为大城隍; 大官路东西21个村为一社,奉韩诚为城隍神,称二城隍; 涝河东西13个村为一社,奉张宗孟为城隍神,称三城隍。三个社迎祭城隍的规矩和形式基本相同,每位城隍神在每个村子享祀一年,每年正月十五前后,由下一个村子迎至本村祭祀,而这一迎祭城隍的仪式,俗称“接爷”,它由神职队和民间艺术表演组成,参与的村民众多,一般来说参与人数占到全村人口的60%以上,很多村庄都出现了健康适龄乡民全员齐上阵的热闹场面。

2019年11月8日,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西安工业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王昊在西安鄠邑北乡迎祭城隍民俗活动的开幕式上发言。


微信图片_20191125211321.jpg

(王昊副教授在开幕式上发言)

各位乡党,大家好!站在这个台子上给大家讲话,我觉得我是没有资格的。我的确是在鄠邑区这片土地上,围绕鄠邑北乡迎祭城隍民俗活动调研了四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和鄠邑区文化馆合作的一个项目,包括南大核心期刊论文的发表和一本即将要出版的专著。也因为这四年多的调研,今年中了一个教育部人文社科一般项目《基于社群文化振兴的关中乡村庙会研究》,但我仍然觉得我没有资格!因为其实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各位乡党给我的教育,给我的指导,乃至给我灵魂的洗涤和净化,远远大于那点所谓的科研成绩,广大乡民在迎祭城隍民俗活动中所发挥出来的光和热远远大于我通过科研贡献给这片大地的微薄之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从小,家族就贯穿了这样一个教育理念,那就是人对于生命的热爱与创造,一定要超越功利性的限制,最大程度地达到无条件的付出。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生命便会因为这种投入而升华,熠熠生辉。而我正是在迎祭城隍民俗活动中,深深体会到了乡党们对于乡土文化那种无条件的、超功利的付出和热爱。

我从2015年7月正式开始田野调研,夏天正在王守村给城隍婆过生日,第一次深深震动我的是什王村的冬日训练,尤其是女子锣鼓队。那些妇女如何精细地通过商讨选择敲锣鼓穿的衣服,她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她们商讨的过程本身就是基层民主建构过程。迎祭当天,那些参与民俗表演的众多妇女凌晨四点多就集合在一个乡民家里化妆,充满了欢声笑语和生命愉悦,我后来写了一篇网络上的发文《另一种新生:乡村锣鼓队中的女性》,以及来年出版的书里也有描写。

迎祭城隍这一民俗活动对于乡民来说没有任何报酬。当然,村里的经济能人捐款力度较大一些,多者捐几万到几十万,我都听说过,普通的乡民捐几十几百块钱的大有人在。虽然大家都会去捐款,但是这笔款项最后不会以以支付工资的形式发放到个体身上,而是用来购买公共用品,如民俗表演的服饰和道具,还包括一些消耗品,如大家排练抽的烟,吃的瓜子和糖果等等。整个民俗活动乡民们的付出全都是公益性的劳动,这是非常伟大的行为,我曾经不止一次给乡村建设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讲起你们这种无偿的积极的公益性付出,他们纷纷赞美乡民这种行为,将之赞美为共产主义的人格。众所周知,我们国家最终目标是要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实现需要无数的中华儿女前赴后继,发自内心地为我们的祖国真诚付出,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微信图片_20191125211326.jpg

(乡民锣鼓队)

2018年冬天,我去小王店看乡民训练锣鼓。当时已经进入腊月了,天气非常寒冷,晚上的气温绝对到零下了,但是乡民很自觉地来到了村委会前面的广场,锣鼓队在广场上,广场舞在旁边一条巷子里面。乡民到了之后,就纷纷开始脱下外套,里面露出非常精简的打扮。其中一位带着眼镜的妇女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就穿了一个棉毛衫,套了一个修身的羽绒坎肩,我当时看到后就问了她,“大姐,你冷吗?”她回答我说,“打起来就不冷了。”排练很快就开始,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我都震惊了,那个画面在我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锣鼓队成员周身形成一股白色的气团,那是他们的汗水蒸发所形成的,他们的那种投入、那种忘我、那种对于乡村文化深深的热爱和极大的热情,给我的精神带来了一次巨大的洗礼。我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一位三农的专家学者看,他说他感动得哭了,我们国家的人民真伟大!

微信图片_20191125211331.jpg

(乡民为迎祭城隍活动做准备)

马克思在论述共产主义社会里面说,人在共产主义社会将实现全面的发展,而乡民对于乡土文化的自觉地传承和创造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全面发展的实现可能和美好未来,这就是我们需要去表扬的优秀的国民人格,是传统文化的精粹和现代文明的精华在乡民内心交汇融通,最终展现出来的优秀品质。所以,在过去的四年多里,各位乡民对我的精神洗礼和人格提升,远远超过了我对于这片土地所做的微薄的学术研究工作。我再次深深感谢各位乡党,正是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乡村振兴源源不竭的动力,和必将实现的宏伟蓝图!(文:王昊)


(编辑:郭储)

上一篇:西北大学申报的国际玄奘论坛被列入中印建交七十周年系列活动之一

下一篇:谢志斌著《中土早期观音造像研究》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